返回 首页

天品龙侍

关灯
护眼

第四千一百四十四章 雷鸣

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八三看书 83ks.net,最快更新天品龙侍!

“轰隆!”

“咔嚓!”

……

刹那间,恐怖劫云凭空形成,笼罩神城正南大门天空,电闪雷鸣不止,如暴雨般轰击,所有人只觉泰山压顶,难以遏制颤抖起来。

紧接着,神城警报声大作,刺耳的声音划破夜空,护城大阵全力运转,道道光芒直冲天际,防护结界光芒万丈,神城内外犹如白昼。

“轰!”

神城南大门瓮城射出一道光柱,摧枯拉朽般轰向魔火汹涌的裂痕。

几乎同时,裂痕中传来剑啸,天地间剑鸣四起,恐怖剑意肆虐,神城守军无不胆寒。

紧接着,天地为之一暗,即使神城结界把附近照的宛若白昼,所有人依旧眼前一黑,如置黑夜,如置冰窟,不由自主瑟瑟抖。

突然,一道黑色剑芒从裂痕斩出,这一刻天地间仿佛什么都没了,只剩下这道黑色剑芒,散的惊天剑意,主宰般睥睨众生。

“轰隆!”

剑芒斩中光柱,巨响如雷鸣,冲击波洪水般扫向四方,神城结界剧烈闪烁,神城外大地皲裂,爆炸如万炮轰鸣。不过此时此刻,依旧如先前那样,一切仿佛生在其他世界,所有人都“看不到”“听不到”,不是真的看不到听不到,而是他们的心神完全被裂痕中传来的恐怖气

息包裹。

“轰隆……”

天地颤抖不止,天空中劫云劫雷禁锢,令人更加惊骇,裂痕中是什么存在,连天罚都被死死压制了!不等人多想,天空为之一暗,一个巨大的黑影从裂痕中走出,正是法天象地的林昊,身穿燃烧着魔火的战甲,手持散着惊人剑意的斩仙剑,宛若远古传说中毁

天灭地的魔神。

与此同时,不仅这里,东西北三大城门外,以及东南西南西北东北四大角楼外,七个法天象地的林昊同时出现,庞大的身躯高过神城那巨大的城墙,

这一刻,神城内外,方圆数百里,所有人都抬头,无比惊骇望着八个魔神般的林昊。

除了神城禁忌,百年前苍龙法天象地化龙破城的传闻,这样的神话场景只在神话传说中听到过,令人无法想象。特别是神城内的,虽然东海和神殿要决战的消息早就满天飞了,但都不认为东海当天夜里就能打到神城大门前,毕竟神殿可是蓬莱一霸,神城千里范围内都铜墙

铁壁般。

就算东海真打来了,以神城的防御,想要攻破神城,怕是打上个十年都不见得能成。

不过这一刻,八个魔神般林昊的巨大冲击力,让所有人都改变了想法,走向另一个极端,认为林昊只要轻轻挥挥手,神城的城墙就会像纸糊的一般被撕开。

“魔子!”

“林昊!”

“东海打来了……”

“快……快通报神王……通报神尊……”

“快布阵……”

“快攻击……”

“快躲……”

“快跑……”

……

短暂死寂过后,神城城墙上乱作一团,惊呼声、惊恐声、呵斥怒骂声不绝于耳。

林昊现身后,再无其他动作,但是散的恐怖威压,熊熊燃烧的魔火,更别提是八个魔神般林昊,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围攻神城之势,下一秒就会出惊天一击。

林昊越没进一步动作,所有人心里压力就再上一层,越觉得下一秒就会攻击,心中恐惧愈盛,许多人承受不了这种内心煎熬,当场昏死过去。

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,所有人感觉比一个世纪都长,无论是城墙上,还是神城内,因惊吓倒下的人不计其数,而且不断有人倒下。

突然,神城结界气势大涨,紧接着天地大暗,阴寒弥漫,原本光芒万丈的结界,瞬间变成暗红色,蹭的燃起骇人龙炎,道道黑影游走。

如果视线能跟上的,就会现,那道道黑影,是一条条飞速游走的烛龙。

林昊眼中寒芒一闪,气势随之攀升,魔焰冲天而起。

天地剧震,原本禁锢的劫云劫雷剧烈震动,天空瞬间遍布裂痕,所有人心神如遭重击,清晰感受到了天怒。

“轰隆!”

“咔嚓!”

紧接着,龙吟响起,八条烛龙飞出,散着毁灭气息,呼啸冲向八个林昊,所过之处暗红龙炎焚毁一切,一切皆灭。

与此同时,天空宛若破碎的玻璃,劫云翻涌如沸水,劫雷愈来愈多,天空都仿佛化为了雷海,随时就要降下天罚。

突然,林昊消失不见,八个林昊同时消失不见,天罚失去禁锢,漫天劫雷怒吼般轰下。

“轰隆……轰隆……”

“砰砰……砰砰……”

失去了目标,漫天劫雷如同暴雨,随势轰击林昊所在的区域,当场轰爆八条烛龙,神城结界同样被殃及,打得剧闪不止,不少大阵节点爆炸,死伤一片。

神山大殿外,刚刚出来的神王,望着天空,脸色铁青,青筋暴跳,难以遏制颤抖起来,最后压抑不住,怒吼一声:“林昊!”

烛天见林昊一直没再出现,焦急询问:“父王,林昊跑了?他敢送上门来,不能让他跑了……”

紧接着,神王阴郁愤怒的眼神扫来,吓得烛天当场闭嘴。

神王压下怒火,没好气哼道:“跑?这魔崽子既然来了,插翅也难飞!”

烛天大喜,满脸殷切望着神王。

神王见此,眉头直跳,几欲火,最后压下火气,敲打烛天:“记住我说过的话,林昊就算死在城门外,你也不得靠近半步!”

待烛天表示明白后,神王接着说:“这魔崽子现在根本没打算开战,突然冒出来,搞这个大阵仗,是为了让我们自乱阵脚,打乱我们的计划!”

“同时,故意引来天罚,借天罚之力试探神城的防御,顺便当众搞大阵势,恶心刺激我们!”

他刚才之所以当众失态,破口大骂,正是因为猜到这一点,以林昊的修为,试探神城防御,直接出手就行了,完全不妨碍其打了就跑。

如果是其他人如此,他会认为对方借力打力,或者为了壮声威啥的,但是林昊这么做,那就更多是为了气人了。

这还不是最关键,最关键是,他们双方多次交锋,林昊知道他能想到这一点还这么做,就是故意恶心他了,就好比在他眼前左右横跳,说他就是打不着啥的。

虽然他看穿了林昊的计谋,但不代表其他人能看穿,其他人只会看到林昊骑在他们神殿头上撒尿,他们神殿却无可奈何,所以才被气的当场失态。

神王眼中阴森寒光一闪,冷哼道:“天儿,我们刚刚切断赤州的通道,这魔崽子就跳出来了,说明他刚才和赤州的人在一起,也就是说他已经上钩了。”

“现在,他跳出来,不仅仅是为了华胥氏后裔,更是为了笼络赤州,想要让我们手忙脚乱,没工夫清理那群老鼠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。”

烛天双目一亮,阴笑起来:“天儿明白,儿臣这就去猫玩老鼠,让他先自乱阵脚!”神王满意的点了点头,让烛天去处理,随后望着天际,阴狠哼道:“林昊!本殿给你备好了棺材,你这次插翅难飞!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