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首页

乔爷,抱!

关灯
护眼

第9102章 天涯海角,再无相见(8)

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八三看书 83ks.net,最快更新乔爷,抱!!

许久之后,肖明彰重新端起面前的茶杯。

他微微闭上双目,闻到特别的茶香,又喝了一口茶,那熟悉的感觉蔓延开,但依旧仅仅只有熟悉,再无其他。

他清楚地知道,在他车祸还没有醒来的时候,那些医生就给他用了一些还没有经过临床试验的药物,药效如何,副作用如何,没有实验证明。

但几年过去,随着记忆片段的不断流失,他明白,他已经找不到以前的那个自己。

他放下茶杯,再一次看向冯恒:“我父亲……来宣州了?”

冯恒轻轻点点头:“乔先生与我通了好几次电话,今天亲自从京城飞了过来。”

“乔先生,京城。”肖明彰大概明白了,父亲姓乔,是京城人。

“如果您同意的话,我可以告诉您乔先生在的地方,你们可以见一面。乔先生说,你可以选择你想做的任何一件事,他一直都会尊重你的意见。”

此时此刻,冯恒从肖明彰的脸上看到了动容和踌躇。

他这才明白,乔斯年先生才是最了解肖明彰的一个人,他大概早就猜到今天的所有场景,以及肖明彰的情绪。

于肖明彰而言,过去记忆里的所有人现在都是陌生人,哪怕是有血缘关系的牵扯,对肖明彰来说,去与陌生人交谈,都显得局促和踌躇。

见或不见,都改变不了肖明彰已经失去过去记忆的事实。

肖明彰对乔先生,可能还没有对他来得熟悉。

他们好歹打过好几次交道,但肖明彰对乔先生,连名字都不知道。

乔先生叮嘱他不必说太多,他不想用血缘、亲属的关系绑缚肖明彰,那样对肖明彰一个失去记忆的人来说,太过残忍。

强行的绑缚和道德、伦常的束缚,永远都不可能将肖明彰拉回乔家。

冯恒起初不懂,这会儿看到肖明彰的反应才知道,知子莫若父,肖明彰尽管失去了记忆,但那从小养成的性格、教养却刻在骨子里,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真切了解。

“我父亲……他在什么地方。”肖明彰终于问道。

冯恒报了一个酒店的名字:“肖先生,如果您愿意过去的话,我送您过去。”

“谢谢,冯警官,你已经帮我做了很多事。也许,我和乔家的私事,我自己可以处理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冯恒知道,肖明彰婉拒了他的好意。

这时,冯恒将手头的文件推到肖明彰手边:“肖先生,这是关于四年前车祸的调查报告,有四年前的现场勘察、搜救过程,也有今年最新的一些现。能写上去的,我都写了,您如果愿意看,可以看看。”

“四年前,我为什么会来宣州?”

“您来宣州做调研,具体目的我也并不清楚。但在调研过程中,您现了一些宣州官商勾结的证据,被当地权贵察觉,他们在你的车上动了手脚,车子开到山道上时出了事故。宣州的肮脏和黑暗由来已久,已经成了心照不宣的秘密,但没有人敢去揭开这个盖子,就像肖氏集团的罪恶一样,没有人敢去动肖家。您很伟大。”

“不敢当。”

肖明彰从来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。

也许,有一个人比他更早想揭开这个罪恶的盖子,她势单力薄,纤瘦脆弱,但她比他更勇敢。

这会儿,他想起她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的针眼,还有,福利院院长说的那些话。

那些话成了他这段时间以来的噩梦,他记得从审判室回来后,他常常夜不能寐,无法消化那沉重的罪恶。

瘦弱纤细的身体要经历过多少病痛和折磨,才能抗下这些罪恶?这些年,她甚至还独自一人抚养政宝。

肖明彰再一次陷入沉默。

临走前,肖明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喝下热茶,他这才默默站起身。

他独自一人开车去酒店。

一路上,夏日光线热烈、刺眼,阳光照在他峻冷立体的五官上,他的眼中是与往日不一样的情绪。

这几年,他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,不愿意与任何人建立感情上的链接。

因为车祸和失忆,他也变得更加敏感,对身边的人都并不信任,就算是江海,他也不曾同他说太多。

所有人对他而言都像是陌生人,只是陌生的程度不一样罢了。

路过一处红绿灯,红灯亮起,他停下车子。

过了这个路口就是酒店,他已经看到了酒店的字牌,这是一家老式酒店。

这里属于宣州的老城区,车不多,行人很少,酒店掩映在一片绿意盎然的树林中,酒店旁边便是宣州老城墙。

城墙下有蜿蜒的步行道,这个天气的午后,步行道上也不见行人,只有知了在长一声短一声地鸣叫。

他很少来这边,只偶尔路过几次。

不远处有一个高大的百年钟楼,分钟走了一格又一格,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。

这绿意盎然的夏季,满目葱茏苍翠,肖明彰的眼底酝酿着无限平和。

他即将要见的人是他的父亲,他真正的父亲,可他对这个词又是这样陌生。

什么都不记得了,不记得父亲的名字、模样、性格,也不记得冯恒口中的弟弟妹妹。

绿灯亮起,肖明彰的车穿过马路,驶向酒店门口。

车在室外VIP区停下,他刚刚打开车门,一个身着墨色衬衫西裤的男人站在他的不远处,腰背挺直,神情平静且宁和。

隔得不远,男人静默地看着他,炽热的日光下,目光中带着无限溺爱。

刹那间,肖明彰心口一动。

他站在车门边,一种四年前从未有过的情愫陡然涌动,心跳变得复杂和错乱。

这特别的情绪涌入他的四肢百骸,涌进他的血液中,这分明是一种陌生的情愫,却又让他倍感熟悉。

这样熟悉,又这样悸动。

肖明彰知道了,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,就是他的父亲。

四目相对,肖明彰心内是久久无法平静的涌动,如潮水般一次次冲击着他的心脏,血液逆流,那克制的情绪几乎要跳跃而出。

所有的情绪在一瞬间迸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