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首页

乔爷,抱!

关灯
护眼

第9104章 一家人总会团圆(1)

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八三看书 83ks.net,最快更新乔爷,抱!!

肖明彰走在靠近老街高墙的一侧,有树荫的遮挡,并无热意,反倒比往日多了许多畅然。

像是将心中一块石头放下,心口再没有压迫感。

这一刻他知道,他也已经与自己和解。

“今天是我最后一天留在宣州,这个地方对我而言,更像是一个复杂的存在。”肖明彰嗓音轻缓,无悲无喜,“我与它的牵连从四年前开始,在今天结束,但它给予我的一切不会消失。”

“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了。”

肖明彰沿着长街继续往前走。

他知道,这是他最后一次走在宣州的路上。

这条古街比他想象中更漫长,但一路有父亲作伴,却又显得没有那么漫长。

那种与父亲并肩前行的熟悉感一点一点跳跃到他的脑中,然而,也仅仅只有熟悉,并无实质的记忆,大概,他再也不能找回过去。

肖明彰没有问关于自己过去的事,乔斯年便没有提。

更多的时候,乔斯年都在听肖明彰随意说着一些事。

“父亲,我今天的计划是去机场,晚上的机票飞纽约。我想……”说到这,肖明彰顿了顿,许久后才缓声道,“继续我打算的这件事。”

“好。”几乎没有半点犹豫,乔斯年颔。

“也许是不孝,也许是逃避,但是父亲,这一刻我想做的事情只有这一样。”

“不要这样想,乘帆。你在我眼里从来都是一个有主见有能力且会为自己负责的人,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我都会站在你身边。今天我唐突而来,本身没有让你做好充足的准备,你去纽约后好好照顾自己,至于其他的,我会处理好。”

“嗯,父亲,我需要一段时间静一静。”

在来酒店的路上,肖明彰有想过该如何和父亲对话,他也想过,父亲会不会带他回京城。

他知道,其实他内心深处抵触像肖朗当初那样的行为,如果他的亲生父亲也像肖朗一样,告诉他,他的身份、他该做的事、他不该做的事,他又该如何去回应。

但并没有。

那些令他沉重的事并未生,这一路走过来,更多的是轻快。

他的步伐从未像今天这样轻快过,那些重担,全都在这一片大好的日光中卸下,他终于从他自己狭小的空间里走出来。

从此以后,他会试着渐渐融入人群,他在这個世上并不孤单。

他不是孤儿,也没有认贼作父,他的亲生父亲远比他想象中美好。

又走了一段路,肖明彰循着熟悉的物件,给乔斯年说起宣州的风物。

“父亲,不知道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“伱说。”

“我在宣州养过一只叫‘花花’的猫,本来打算今天离开前交给我的保镖,现在父亲来了,想将它托付给我信任的人。”

乔斯年勾了勾唇角,心口有暖意融开:“嗯。”

肖明彰也笑了笑:“我会回来看它的。”

“随时欢迎你回来。”

父子俩走在街头,走了很远,都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。

他们随意说着话,就像是一次与往日相同的漫步,而非隔了四年的时光。

也不知道转到了哪个巷口,他们就这样随意走着,日光将他们的身影拉长,他们始终并肩前行。

“父亲,我知道,我去纽约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公平的事……我既无法弥补你们日夜思念的亏欠,也未能在第一时间回去看望家人,也许,再给我一点时间。”

“没有关系,乘帆,一家人总会团圆。”

“母亲……可好?”

“她很好,她这段时间在琼州散心,她还不知道我来见你的事。”

肖明彰目光里透着温和,是,一家人总会团圆。

他会回家的。

傍晚时分,乔斯年随肖明彰回公寓,从他的手中接过那只叫“花花”的猫。

乔斯年一直将肖明彰送到机场,目送他进入候机厅。

从机场回来时,开车的人是井锐。

这一路,井锐没有说话,很显然,乔乘帆也并没有认出他,以为他只是一个司机。

井锐看到乔乘帆,百感交集,想说什么,却不知从何开口。

他跟了乔乘帆很多年,原以为乔乘帆在四年前葬身深渊,而如今当乔乘帆真真切切站在他面前时,他却又无法相认。

似乎一切都无从开口说起。

他不清楚乔爷一下午同乔乘帆说了什么,又是如何开始的谈话,但看上去……很顺利。

乔乘帆甚至将一只很宝贝的猫交给了乔爷。

很少有人会把自己宝贝的宠物交给不信任的人,但乔乘帆将它交给了仅仅“一面之缘”的乔爷。

夜幕渐渐拉下,车后排上,那只猫正窝在乔爷的怀里,看上去并不害怕自己的新主人。

“乔爷,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?”

“去警局一趟。”

“好。”

井锐将车往警局开。

许久,他才提起乔乘帆:“乔爷,乘帆少爷样貌变化不大,但比往日成熟稳重很多,性子也沉淀很多。”

“嗯,也许我该庆幸,上天把我的乘帆又完完整整还了回来。”

“一切都还好。”

乔斯年抱着乔乘帆的猫,轻轻抚摸它的脑袋,兴许是想起了往日诸多时光,他并未再开口。

到达警局时,冯恒也已经过来。

冯恒将案件的一些进展报告拿给乔斯年和井锐看。

“乔爷,井助,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,案件办理不会这么快。京城调来的专家办案能力很强,我也跟着学了不少经验。”

“你有没有告诉乘帆四年前动手脚的那些人名字?”

“乔少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。”冯恒道,“我给他的报告,他也没有带走。”

乔斯年大概明白了,乔乘帆不想再与宣州这个地方有瓜葛,他在宣州想做的事也告了段落。

既然走,便走得直截了当、干脆利落。

“嗯。”乔斯年点点头,“井锐,这个事,后续交给你办。”

“好,乔爷,放心,四年前的人一个也脱不了干系,都会被法办。”

“说实话,乔爷,如果不是京城方面介入,宣州这边也办不了这些人。他们在宣州树大根深,拥有严密的关系网,光是宣州的力量,动不了他们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